banner
当前位置:首页新闻动态行业新闻
Copyright2015 lthb
江苏龙泰环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(徐州市龙泰臭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)
网站地图 |htm网站地图 | xml网站地图 |
+86-0516-83739925 83739921  
苏 ICP备:13061836号  
lthb lthb  
徐州市泉山区城北开发区时代大道13号 
  • 主页
  • 金种子论坛
  • 金多宝高手心水论坛
  • 商业票据
  • 主页 > 商业票据 >

    深圳社区基金会数量占全省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25 09:27

      1月19日,深圳市六届六次会议举行旁听市民座谈会,座谈会上,深圳市会副主任刘恩透露,经过反复修改征求意见,今年将会颁布执行修订后的《深圳经济特区物业管理条例》。市期间,市政协委员杨浩勃也提出了“关于加强社区发展规划和社区治理体系建设,助推深圳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目标实现的提案”——社区治理成为深圳的热门话题。

      作为社区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大突破点,9年前我国首家关注社区服务的非公募基金会———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在深圳正式成立,深圳从2014年底在全国率先开始了社区基金会的推广试验。

      “社区基金会可以多元化地满足老百姓参与公共服务和管理,有利于推动基层和社会治理。”深圳市慈善会秘书长房涛这样总结社区基金会的作用。截至目前,深圳的社区基金会数量已经达到26家,占广东省七成以上,孕育了蛇口社区基金会、凤凰社区基金会、坪山社区基金会等一批各具特色的社区基金会。

      在光明新区凤凰社区,几个居民正躺在椅子上,进行艾灸保健。在这个9.35平方公里的社区内,有足球俱乐部、艾灸、酵素制作等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。

      这些免费服务居民的社区项目资金均来自凤凰社区基金会。自成立以来,基金会的资金池从初始的500万元成长到现在的900万元。“利用本地资源、本地方法,解决本地社会问题。”深圳市慈善会投资合作部副总监谢宏说,这是社区基金会最重要的3个元素。

      2014年3月,《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工作暂行办法》出台,将社区基金会注册资金从200万元降至100万元,突破了公益基金不允许社区冠名的限制,大大降低了社区基金会成立的门槛。这催生了一批政府倡导型的社区基金会,开创了全国社区基金会制度化的先河。光明新区正是从此时成为了社区基金国家级试点,包括凤凰社区在内的6家深圳首批社区基金会正式登记成立。

      “这一年,深圳市慈善会受深圳市民政局委托,共同发起‘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计划’,主要探索社区基金(会)与社区可持续性发展的支持策略、行动方案和可行路径。在深圳全面推行社区基金会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上海和南京也出台了类似政策,相继成立了70多家社区基金会。”房涛说,“深圳在社区基金会的政策上走在全国前列,成为了引领者”。

     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分析员李春燕介绍,截至2017年,广东省共有36家社区基金会,其中深圳就有26家,占比超过七成。其中2014年增长最多,新增16家。

      深圳市公众力公益发展中心负责人范军认为:“社会基金(会)不仅是一种登记类型,更是一套很好的社区治理、社会参与的工具和方法”。

      去年12月,南山区举办第二届“蛇口无车日”活动,蛇口社区基金会通过创意和艺术鼓励居民关注低污染、低排放的绿色出行方式。

      2014年12月14日,89位生活或工作在蛇口的社区居民自发每人捐款1000元,创建了专项基金“蛇口社区公益基金”。一年后,蛇口社区公益基金会成立,制定《捐款人公约》,约定治理结构及基本的运行规则:实行轮值主席制,采用罗伯特议事规则……蛇口社区基金会的治理模式创新成为社区基金会探索过程中的样本。

      “每一家社区基金会都有自己独特的模式。”房涛告诉记者,无论是政府主导还是民间发起,最重要的是撬动居民对社区的热情和荣誉感。

      在政府支持下诞生的坪山基金会便是如此。“我们的活动很多集中在暑假,特别是篮球赛,每次都能调动几万名居民观看。”坪山社区基金会秘书长陈宝茹列举了荣耀学子奖学金评选、篮球赛等活动。“坪山基金会覆盖17个社区,每个社区都有固定理事负责,扮演了宣传员和调查员的角色。”

      除了由政府、民间发起,深圳还曾出现由企业发起的社区基金会。2008年,中国首家社区基金会诞生在深圳——桃源居集团捐资1亿元成立了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,开始了企业倡导社区基金会的实践。

      据16家社区基金会年报资料分析,社区基金会收入呈上升趋势,其中80%来自捐赠收入。作为补充社区慈善的重要力量,社区基金会试点3年共支出1703万元,主要用于社区基础建设、奖学金和贫困救助等。

      深圳社区基金会为什么会成功?“社区内部一定要动员起来,培育公众参与社区管理的意识和能力,而不是等待外来力量,这才体现了推动社区治理的本质意义”。房涛给出了这样的答案。

      而在内部动员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则是社区基金会的理事会。“它是社区基金会的最高决策机构,形成理事会领导下的秘书长负责制。居民可以提出问题,参与议题筛查和调研。不同社区需求不同,所以筹资不同,解决的问题也不同。”房涛认为,社区基金会采取理事会制度,决策流程快,在解决社区的需求上比较灵活,可以快速解决居民提出来的问题。

      然而,起步早也意味着更早面临挑战。缺乏人才是目前社区基金会面临的最大痛点。“深圳48%左右的社区基金会没有全职工作人员。”国际公益学院研究团队经过研究发现,多数社区基金会缺乏慈善管理经验的工作人员。

      “目前社区基金会的数量比较饱和,比如宝安区、盐田区每个街道都挂牌成立了一家,但是很多都没有真正运营起来。”深圳市慈善会投资合作部副总监谢宏认为,目前当务之急是要把存量激活。

      “从资源筹集来说,社区基金会目前可以通过有公募资格的平台进行资金募集,社区基金会根据《慈善法》规定可成为现代法人治理型的慈善组织,加强规范管理,树立公信力。”李春燕提出了深圳社区基金会可发展的方向。

      针对人们对社区基金会应该如何运作并不熟悉,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徐家良建议,相关政府部门应对专业人才培训方面给予政策性的倾斜,同时,从职业分类方面予以相应的规范。

      “我们还是应该探索中国社区基金会发展的本土路径。深圳城市年轻,社区氛围包容、开放,年轻人愿意参与社区管理”。李春燕说,深圳很多社区有辖区企业,资金来源多。

      房涛表示,慈善会今年准备打造社区基金会服务的项目库和资源库。“社区在项目库里找项目对接,希望把不同社区优质的项目推广成深圳模式。”同时,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学院也正在做社区骨干培育计划,帮助社区基金会找到有活力、有能量、有行动力的人。